成千上万的人正在逃离俄罗斯

特别是4月9日,普京重组军事指挥系统,由德沃尔尼科夫将军担任乌克兰行动指挥官后,绍伊古进一步靠边站。

不过,即便绍伊古与普京间存有矛盾,军队在战事不利下伤亡惨重,也不太可能直接反对普京。

主要原因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俄罗斯军队都受到严格监视,从未对统治者构成多大威胁。

1825年,十二月党人曾试图推翻沙皇尼古拉一世,遭遇失败,多数政变领导人被杀害或流放。

而后,无论斯大林、赫鲁晓夫还是勃列日涅夫,都延用安全部门控制着军队的策略,克格勃有一支庞大的军事反间谍部队来专门监视军队。

苏联政府一直对军队保持警惕,除了具体的战术和执行外,军方很少被允许直接参与方针和战略的决策。

苏联解体后,克格勃改组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俄罗斯军方从属于以FSB为核心的安全部门。

1993年,俄罗斯政府控制力最薄弱的时期,有一群自称「军官联盟」的苏联策划了一次叛乱,但没有成功。他们在计划开始之前就遭到逮捕。

四年后,一位离开军队的将军罗赫林(Lev Rokhlin)成立了一个政党,名为「支持军队运动」,以接管克里姆林宫为目标。可罗赫林很快就因为家境纠纷,惨遭妻子枪杀。他组织的政党也随之瓦解。

旗帜鲜明反对普京,或威胁到他与他亲信的人,只会有三种下场:要么被杀,要么进监狱,要么流亡。

涅姆佐夫曾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持相对自由的政治立场,是反对派的领袖。2014年乌克兰危机时,他反对普京出兵乌克兰。最终在2015年2月于克林姆林宫附近遇刺身亡。

进监狱的代表是纳瓦利内(Alexei Navalny)。(关于纳瓦利内,参见我们之前的文章《他被称为「普京最害怕的人」》)

他自2009年以来一直反对普京,不断批评其领导的俄罗斯政府腐败,还曾通过网络组织大规模抗议。而他本人在2021年2月被捕入狱。

◎2017年3月,纳瓦利内(第一排中央)带领抗议者在莫斯科特维尔大街。

被迫流亡的代表则有一长串,诸如前能源部副部长米洛夫(Vladimir Milov)、前财政部副部长阿列克萨申科(Sergei Aleksashenko),前外交部长科济列夫(Andrei Kozyrev)等。

他在2000年曾批准过一系列新的法规,加强FSB对军事反间谍活动的参与。

此后,FSB有权调查任何可能通过「暴力改变俄罗斯联邦政治制度、暴力夺取或暴力保留权力」的「非法武装组织、犯罪集团、个人和公共团体」。

2004年,FSB成立了正式的军事反间谍部门,并很快成为FSB的最大部门。

该部门在军队中部署了更多特工,甚至制定要求,规定不同军事部队中监察特工的数量,使得今天特工在俄罗斯军队中无处不在。

对于普京来讲,它很可能是负责监察的联邦安全局,准确说是「西罗维基」(Siloviki)。

这个词出现在叶利钦执时期,用来指代一些强力机关成员,如警察、军队、FSB,以及其他任何有权使用武力的政府组织的人。

到了普京时代,明显趋势是FSB的权力不断得到加强。这个词的含义也逐渐缩小,开始指代服务于国家安全的人。

这次俄乌战争更是如此。FSB依然监管军队,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行动,是由军方主导的。

FSB不再像90年代车臣战争时那样,需要进行全局统筹,只需完成自身情报方面的工作即可,而实际的策划和执行者则是普京与军方。

《外交事务》等媒体猜测,认为真正取代FSB成为俄罗斯新核心机关的,是围绕在普京身边不露面,却暗中控制一切的精英官僚机构。

无论这样一个潜在的官僚机构是否真实存在,对长期权力膨胀的安全部门来讲,这种一定程度上「失宠」的转变,并不容易接受。

◎普京在俄乌开战前,举行了一次直播的安全委员会会议。他在会上羞辱了外国情报局局长纳里什金(Sergey Naryshkin),认为他对战争犹犹豫豫,没有热情。许多观察家认为这是普京与情报部门矛盾的直接体现。

不过,即使当前局势紧张,双方存有矛盾,安全部门直接反对普京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这一方面是由于安全部门没有直接反抗的既往经验,另一方面则是普京二十年的统治,令他的威望仍旧不低——无论这种威望是出于认同还是恐惧。

如果在某种契机下,民众情绪急剧变化,开始更大规模地反对普京,安全部门还依然会在沉默中支持普京吗?

讨论苏联因何而解体时,人们时常会说,是由于西方给予的军事压力、阿富汗战争的失败、加盟国此起彼伏的独立呼声,以及对民主自由的向往等等。

勃列日涅夫执政的20世纪70到80年代中期,苏联的经济几乎处于「停滞时代」。

◎1928-1987年,苏联国民收入年增长率。蓝色为苏联官方统计、红色为中央情报局估算,绿色为经济学家卡宁(Grigorii Khanin)的估计。

苏联农民生产积极性极低,以至于80年代政府大部分预算都用于补贴粮食生产和进口食品,最终陷入到一种虽然拥有世界先进的农业生产设备,却不得不大量出口石油来换取进口食品的模式中。

同时,苏联的穷兵黩武骇人听闻。苏联高峰期的国防费用,约占年生产总值的15至25%不等。

勃列日涅夫时代,在军事工业上的投入,最多时占到工业生产的一半以上。他执政后期,每年甚至要生产5万枚地空导弹、3000辆坦克、2000架直升机以及难以统计数量的。

后来上台的戈尔巴乔夫希望实施一系列改革,以尝试挽救苏联的经济,可改革失败,苏联因而解体。

普京清楚这些,所以他治下的俄罗斯经济政策,很大程度上在避免走苏联的老路,并建立了一套相对稳定的体系。

「俄罗斯的政治精英已经建立了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够承受巨大的油价冲击、经济衰退和外部制裁的体系。」

这套体系存在很多问题,诸如市场化不彻底、寡头垄断某些行业等,但终究意味着俄罗斯的经济在正常运转下,不至于出现90年代前后那种波动过大,乃至于垮塌的情况。

我们现在已经能看到,美国和欧盟禁止出口部分军民两用产品(如汽车零部件),禁止出口奢侈品,禁止进口俄罗斯黄金。

由于制裁,俄罗斯外债百年来首次违约。这意味着俄罗斯的主权信用将会进一步降低。

对此,普京的对策是禁止200多种产品的出口,覆盖电信、医疗、农业、电气和木材等各行各业,并利用最重要的天然气作为核心武器,进行反制。

据BBC估计,如果如此大规模的制裁不停止,俄罗斯2022年的经济萎缩将达到10%。

6月15日,BBC记者罗森伯格(Steve Rosenberg)遇到了一位名叫尼基塔(Nikita)的俄罗斯出租车司机。

因为出租车的老化速度很快,需要经常换车或更换零配件。可俄乌战争开始后,汽车的价格持续走高,加之受到制裁,无法大量进口新车和零配件,他们不得不想办法延长旧车的寿命,却也只是权宜之计。

而当记者询问他是否看好俄罗斯推出的国产「反制裁汽车」时,他明确表示国产车空间小、不舒服,并不想买。

此外,目前人们在俄罗斯的超市中,还能购买到很多商品。但随着制裁加深,进口商品越来越少,可选的商品种类也在下降。

这一切,正如莫斯科宏观咨询公司的专家韦弗(Chris Weafer)所言:

「俄罗斯正进入一个经济损耗期。到了秋冬,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现实。特别是一旦欧洲对进口俄罗斯石油和石油产品的禁令生效,政府将不得不缩减开支。俄罗斯会不可避免地进入两到三年的经济停滞期。……大量西方国家切断了对俄罗斯的技术进口,俄罗斯根本无法找到取代这些技术的方式。」

人们将逐渐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经济持续走低,技术水平下降,效率同样变低的社会中。

而且,普京的战争要是无法以最「乐观」的方式结束,没人会知道,普京还会做出什么,它还将持续多久。

如果经济下滑无法得到缓解,无论普京享有多高的威望,恐怕都无济于事。曾经支持他的人,也会开始反对他。

届时,反对普京的流亡者,与军队和安全部门中蠢蠢欲动的人,或许将展现出他们的力量。■

特别是4月9日,普京重组军事指挥系统,由德沃尔尼科夫将军担任乌克兰行动指挥官后,绍伊古进一步靠边站。 不过,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