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欧会杯夺冠穆里尼奥总算又找到适合自己的球队

反观罗马,典型的穆式风格。清晰的防守站位,人盯人的设置。球在中场,队员积极上压;球抢不下来,队员有序后撤;球到禁区前沿,队员密集布阵。一旦抢下球,立刻切换到反击状态。阵地战侧重右路,几次出现极具突然性的纵向转移。

第24分钟,亚伯拉罕被特劳纳拉倒,罗马防守反击开始对费耶诺德产生真正威胁。此后红狼的阵地进攻时间逐渐增加,队员们喜欢在35米开外伺机搓传禁区找双前锋。

不久,第31分钟,曼奇尼右路斜长传到禁区,特劳纳冒顶失误,扎尼奥洛停球处理并不太好,但他在补防后卫与出击门将到位之前,将球捅进球门。7分钟的闪击,罗马取得领先。

费耶诺德进攻一般是中路上压,中场球员压着压着就犹豫向左还是向右“发牌”,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先前他们在左路形成过一些威胁,在右路则是没有一次成功突破。但丢球之后他们就是更多的朝右侧“发牌”了,每次发得都很慢,往往发完后罗马防守已经落位,这就不好办了,无法打破僵局。

费耶诺德右路踢得没威胁到什么程度?罗马左路的扎莱夫斯基频频插上,表现活跃。久而久之,费耶诺德队员有种“迷茫”的感觉,他们不知道该在场上干什么,直到伤停补时才想起攻左路,一攻就是3次,效果明显比右路好得多。教练必须在中场休息时做出调整,比如到底打哪边,应该怎么打,一定要产生真正有威胁的可以进球的进攻。

说是迟,那时快。费耶诺德下半场一上来便焕然一新。先是蒂尔右路一对一克里斯坦特,突破失败。

然后是战术角球。柯克曲接到西尼斯特拉的回传后突然低平球传中,球速度极快地穿越人群滑到禁区腹地,特劳纳干扰曼奇尼让后者蹭到了球,球命中近门柱演变为电光火石一瞬间的混战,蒂尔见到弹出来的皮球二话不说就是一脚踢向左下角的扫射,球被专注的、准备充分的门将帕特里西奥侧卧扑出。

上半场费耶诺德踢得别扭在于,他们不仅压上的速度慢,而且三路队员都在自己的位置杵着不动,越往前空间变得越小,出球还没有多个选择,这样进攻打得通才怪呢。下半场费耶诺德开始传切换位,他们开始获得更大的进攻空间,他们恢复正常且逐渐进入了自己的节奏。

第49分钟,西尼斯特拉右路肋部将球转到禁区前沿,接球人持球拉边带走防守人后脚后跟传回前沿,马拉恰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轰出一脚势大力沉的射门。又是帕特里西奥贡献神扑,球弹到门框后出底线,费耶诺德有些不走运。

马拉恰开始肆无忌惮的上压穿插,因为罗马右路没有进攻威胁,他不担心被打身后让队友擦。不过,罗马也并没有因为进攻能力下降直接进入全员退守的阶段。第72分钟,韦勒图外围轰门被挡,球变线后又被费耶诺德门将比尔罗扑出;第76分钟,斯皮纳佐拉连续突围后直塞右路队友,这让罗马有了一次没有产生威胁的反击。

罗马的确忙于应付费耶诺德持续的冲击,但他们还没有被压制到窒息的程度。费耶诺德攻得很灵活,队员跑得很卖力,但临门那一下的处理,无论是停球还是射门,总是有些瑕疵,他们没有实质性的给帕特里西奥制造麻烦,后者因为故意拖延时间被主裁判出示黄牌警告。此时,距离常规时间结束还剩7分钟,距离将1:0的胜果维持到比赛结束估计还有10多分钟。

第85分钟,又是换上来的韦勒图,他左路接球后直塞中路,佩莱格里尼巧妙前插,劲射近脚被扑。随后,费耶诺德重新控制球权,几乎全员上压,前场铺开传导球,他们期待着罗马防守出现缝隙,但罗马的高空球争顶依旧稳健。精疲力竭的亚伯拉罕在中场背身接球后磕磕绊绊的向前推进,他在为罗马夺冠燃烧自己仅存的最后一丝能量。这惨烈中夹杂着热血的画面,即使你不是罗马球迷,身为观众都很难不为之动容。

第91分钟,费耶诺德拖后中卫长传禁区,德瑟斯背对球门头球后蹭,右边的林森赶到小禁区却没踢到球。冥冥中,我感觉这大概会是费耶诺德最后一次得分机会。不久,上压的费耶诺德刚过半场,主裁判准时吹响了哨声,没有给他们多一秒时间,红狼时隔多年再度捧起冠军奖杯,穆里尼奥时隔5年再度收获冠军。

令我意外的是,当时罗马球迷齐声说的都是球员态度有问题,而不是鸟的锅。穆帅刚到罗马就说罗马不可能短时间取得成功,罗马球迷显然是认同的,他们给予了魔力鸟足够的耐心和支持。

此后至今,七个月漫长的征程,在恍惚间却又转瞬即逝随风过去,罗马一步步在第三级别欧战前进着。最开始我知道新开欧协联的时候,心想这玩意儿拿到了有什么意思。我读过《拉姆传》,前拜仁队长说踢欧联是非常糟糕的体验,他这辈子不想踢第二次欧联,他只想踢欧冠。同理,比第二级别欧战水平更低的冠军,拿到了又有什么好自豪的呢?

直至罗马捧杯的那一刻,看着球迷与队员由衷的喜悦,我才意识到:拉姆没有错,他是精英,他从小住玩耍的诱惑成为职业球员,他不希望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是踢欧联。但拉姆毕竟是拉姆,绝大多数踢球的人达不到拉姆的水准,对于他们来说,欧联可能就是他们终其一生能站上的最大的舞台,欧协联也是很多球员渴望但不能触及的高度。

所以,对于早已不是联赛冠军、离开欧冠区有些年的罗马,这个欧协联冠军想必是巨大的满足。罗马总算重新成为冠军,整个城市将为此狂欢,穆里尼奥总算又找到一支适合自己的球队。

反观罗马,典型的穆式风格。清晰的防守站位,人盯人的设置。球在中场,队员积极上压;球抢不下来,队员有序后撤;球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